騰訊網易在線音樂8年纏斗
2021-09-08 10:32 QQ音樂 網易云

2騰訊網易在線音樂8年纏斗

來源:??素斀洠↖D:haikecaijing)作者:何旭 

在網易云音樂正式上線不到半年,它就與騰訊旗下的QQ音樂發生了故事。從網易云音樂2013年9月3日拿出的那幾張向大眾展示產品特點的截圖看,顯然它認為改版后的QQ音樂界面和自己太像了。創立于2005年的QQ音樂沒有對這封信作出回應,但網易云音樂寫作《請你與我保持距離》一文表達不滿,開了兩家在日后發展過程中向對方喊話的先河,也拉開了雙方長達8年的各種紛爭的序幕。

對比雙方日后產生的任何一起糾紛,網易云音樂的這第一次喊話都顯得語氣柔和,義正嚴辭中還帶了點傲嬌,呈現出一種未經江湖險惡的勇氣與懵懂。實際上,這一年被后來人稱為行業洗牌之年,在這年,阿里收購蝦米、天天動聽,千千靜聽改名百度音樂。業內人士紛紛猜測,未來行業有可能形成騰訊、阿里、收購酷狗酷我后的海洋音樂三家制衡的局面。還沒人將剛誕生的網易云音樂寫進這類排行榜中,盡管它是QQ音樂在以后多年發展中,最為重視的對手。

彼時的QQ音樂已見證過太多歷史。MP3搜索時代已逝,一批先烈,包括谷歌投資的巨鯨網在虧損后倒地不起,行業已來到正版化變革前夜。

就在網易云音樂忙著打磨產品、積累用戶、建山頭的時候,QQ音樂率先拉著唱片公司聊起了版權的事,起碼,講述10元包月的綠鉆音樂會員制度,唱片公司感興趣。

2014年,版權在手的QQ音樂對網易云音樂開始了首次圍獵。

2014年8月11日,在QQ音樂投訴下,廣州市文化市場綜合行政執法總隊開始對網易云音樂進行執法檢查,并于次年判定有1542首歌侵權,之后,在宣布和華納達成伙伴關系前3天,騰訊向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提交禁令申請,稱耗資1億多元購買了623首歌曲版權被網易云音樂侵權。

業內有人提出,QQ音樂之所以拿出賠償10倍的資金申請禁令,是因為網易云音樂的用戶增長速度引起了它的注意。

網易云音樂建山頭的確卓有成效。很多網站紛紛以“何以上線一年半斬獲4000萬用戶”為題,學習網易云音樂的產品方法論。在面世11個月后,網易云音樂也獲得了一個業內“最多”:據網易官方2014年5月發布的《2013-2014年度網易云音樂白皮書》,用戶已創建歌單達3200萬個,網易云音樂成為業內歌單最多的平臺。

面對QQ音樂的第二次封堵,網易云音樂有所準備,很快它也向武漢中院申請了對QQ音樂的訴前禁令,QQ音樂上的《外婆的澎湖灣》《讓我們蕩起雙槳》等192首歌被裁定停止傳播。

這一時期的QQ音樂和網易云音樂,一個重心在版權,一個重心在產品,都在各自擅長的領域生長,但已經開始了日漸激烈的摩擦。

QQ音樂的維權行動只是開始,緊接著,各大唱片公司紛紛發聲明,譴責一些音樂平臺的侵權做法。2014年12月,環球音樂發函稱,包括網易云音樂在內的4家平臺侵權提供Taylor Swift的歌曲;同月,周杰倫所屬唱片公司杰威爾公司發警示聲明,稱網易云音樂等平臺侵權使用周杰倫新專輯主打歌。

后續,因為微信朋友圈屏蔽分享鏈接的行為,雙方的糾紛在2015年初被放到了更大討論層面,這也是第一次,網易云音樂和QQ音樂產生了隔空對話。網易云音樂在同年2月4日發表的聲明中寫道,不怪微信,這是他們應該做的;次日,QQ音樂發文《是的,請回到尊重音樂的地方》。

幾個月后,北京版權資源信息中心公示了一則聲明。聲明提到,杰威爾音樂旗下677首音樂作品(含MV)的獨家授權歸屬騰訊公司,合約期限截止到2018年3月31日——請記住這個日子。

分分合合,劍拔弩張

自2015年網易云音樂和QQ音樂你來我往地指責過對方后,接下來長達3年的時間,雙方因版權問題分分合合,其中有些是戰略結盟,有些是受政策影響。

2015年7月9日,國家版權局發布《關于責令網絡音樂服務商停止未經授權傳播音樂的通知》,史稱“最嚴版權令”。禁令造成的影響,使行業格局深刻改變。

沒有版權的平臺大受打擊。以阿里音樂為例,高曉松和宋柯在這一時期加盟,干的第一件事是下架了蝦米、天天動聽雙平臺數百萬首版權不清的歌曲。盡管兩人在公開信中寫道,“請給我們一點時間,攜手度過陣痛”,但版權缺失似乎已沉重打擊到這兩個成立已久的老平臺,天天動聽和蝦米逐漸失去聲響,并最終消失于主流平臺之列。

2016年7月,騰訊增持海洋音樂集團股權至60%,QQ音樂和酷狗、酷我成了一家。此時,網易云音樂宣布用戶數破2億,一個月后,網易云音樂由網易杭州研究院下屬的音樂產品中心這個二級部門,升級為一級部門網易音樂事業部,為即將到來的更激烈競爭做準備。

獨立音樂、民謠,以及活躍的歌曲評論區,給了網易云音樂生長的空間。

和QQ音樂主推頭部明星不同,網易云音樂主推的大多是獨立音樂人、民謠歌手。后來因《成都》走紅的歌手趙雷,就曾在2016年12月選擇在網易云音樂發布自己的首張數字專輯。

2017年3月,網易云音樂進行了一次地鐵品牌營銷,又一次讓這種歌曲評論文化深入人心。網易云音樂的熱度攀至成立以來的一個高點,在這時期它完成了由SMG領投的7.5億元A輪融資,截至2017年4月,周杰倫《晴天》歌曲下已有超136萬條評論。據調研機構QuestMobile 《移動互聯網 2017 年 Q2 夏季報告》,2017 年 6 月,網易云音樂用戶新下載用戶超 1900萬,同比增長109.77%。

就在網易云音樂花樣營銷不斷、高速增長過程中,一切被按下了慢放鍵。有網友發現,網易云音樂不少港臺歌手歌曲開始慢慢被下架,2017年8月10日晚,網易云音樂發布《關于版權,我有一些話想跟大家說》一文,再次陳述版權困境。文中講到,版權協議到期,錢不是問題,正在與騰訊音樂進行新的版權轉授洽談。

同年9月12日,國家版權局版權管理司就網絡音樂版權有關問題約談幾家主流音樂平臺,其中特別強調,要避免采購獨家版權。當天,騰訊音樂娛樂集團(下稱TME)宣布和其他平臺達成了版權轉授權合作,只不過合作方是阿里音樂。據??素斀浟私?,雙方互換百萬曲庫,如玩拼圖般補齊了缺少的歌曲。

TME與網易公司的版權官司,此時也還在繼續。深圳法院網上訴訟平臺顯示,網易云音樂版權到期期間,TME起訴網易侵權案件達9宗,立案時間為2017年8月17日,涉及200多首華語暢銷歌曲,包括蘇打綠、尚雯婕等藝人的作品。網易云音樂進行了回擊——于同年8月4日起訴TME旗下酷我侵權《歡樂頌2》等多首歌曲。

不間斷的版權紛爭外,TME還攻入了網易云音樂獨立音樂這塊市場。

2017年7月,TME開了個支持原創音樂人的發布會,把丁磊3個月前有關獨立音樂人收入窘況的說法也陳述了一次,CEO彭迦信在發布會上提到,中國超60%的原創音樂人,每月在音樂上的收入不足2000元。而此前,丁磊說的是,68%的音樂人,月收入在 1000 元以下。

發布會結束后第二天,唱作歌手陳粒選擇了在TME旗下三大平臺發自己的Live專輯,進行售賣。而此前,她一直是將專輯發到網易云音樂上。

雙方的劍拔弩張最后在國家版權局的協調下有了緩和。

2018年2月,TME與網易云音樂就網絡音樂版權合作事宜達成一致,相互授權音樂作品,保留1%獨家版權。

但就在TME和網易云音樂達成合作協議一個多月后,網易云音樂史上更嚴重的版權危機出現了。

2018年3月31日晚,網易云音樂發布消息稱,在明確希望購買版權未果后,由于版權方的要求,不得不下架涉及周杰倫等藝人的杰威爾版權公司歌曲。

而據TME向媒體傳達的說法,網易云音樂在使用杰威爾轉授版權期間,出現不規范問題,依照版權方意見,TME暫停與網易云音樂的轉授權洽談。

網友另外發現,杰威爾版權到期后,用戶在4月1日還收到了網易云音樂的打包專輯推送,平臺依然在售賣周杰倫歌曲合輯。網易云音樂事后做出了道歉,表示將全額退款。

網易云音樂這種不規范操作,直接導致版權被下架期間,失去了一部分用戶的支持,在輿論上處于不利地位。

燒錢買版權獲取用戶的戰爭如火如荼,只是,從2018年開始,這場戰爭僅存在于TME和網易云音樂之間了。

正如??素斀浬衔乃f,除了版權戰爭,網易云音樂還要應對TME逐漸攻入獨立音樂領域的狀況,這其實也是核心領地。

2018年9月9日,TME與國內最大獨立音樂唱片公司摩登天空達成了合作。這意味著,包括宋冬野、萬青、謝天笑、痛仰、新褲子等一眾音樂人的作品將在網易云音樂慢慢變灰。3天后,有用戶在知乎上稱,現在網易云音樂已經搜不到宋胖子的《董小姐》了,有種被網易云音樂拋棄的感覺。

版權之戰,了猶未了

2018年10月,蝦米因和TME的轉授合作到期未續約,三大唱片公司和周杰倫作品都出現大規模下架現象。2019年6月,蝦米被并入阿里大文娛旗下創新事業群,3個月后,阿里入股網易云音樂。

TME和網易云音樂的完全競爭時代開啟。

在版權問題上被卡死后,網易云音樂開始了在其他方向的探索,這包括在產品中添加社交元素、推出K歌應用、打造爆款單曲等。

自2019年4月開始,網易云音樂放大了之前一直在樂迷圈流傳的“云村”概念,打造出名為云村的音樂交流社區,主打信息流內容推薦;此外,用戶在聽歌的時候還會發現一個交友功能,根據音樂喜好匹配其他用戶一起聽歌;2020年6月,網易云音樂推出一款獨立K歌應用“音街”,并表示將培養百位新星;2020年8月,網易云音樂推“颶風計劃”,試圖通過音樂紅人加爆款方法論的形式,制造更多全網刷屏單曲……

在網易云音樂于產品層面持續增加功能玩法的同時,TME更多思考的是業務擴張。

2019年9月,彭迦信在行業會議Music Matters上表示,之后TME將實施以內容(Content)、技術(Technology)、服務(Service)為核心的CTS戰略。簡而言之,在內容方面,要對內容重新定義,長短視頻、音樂節目、直播均為音樂內容;在技術方面,要用AI提升曲庫利用效率;服務方面,將滲透更多使用場景。

對于版權全面的TME來說,這些音樂之外的玩法可能代表了某種長遠戰略,抑或是錦上添花;而對版權缺失的網易云音樂來說,則顯得始終有缺憾,甚至在某些時候還被用戶批評為不務正業。

一度被視為代表了社區文化的歌曲評論區,也慢慢顯現出一些過猶不及的意味。2020年8月,一些主題為“網抑云”的表情包開始在社交平臺出現,借以諷刺網易云音樂部分歌曲評論區情感虛假的現象。此外,網易云音樂聯合短視頻平臺一道打造爆款神曲的做法,也讓一些資深用戶不解,認為這背離了原先注重音樂品質的品牌形象。

丁磊依舊在呼吁版權開放。2020年5月,丁磊在財報發布后的電話會議上表示,在拿版權方面,網易云音樂一直的態度都是愿意花錢,但問題是目前國內個別廠商不愿意賣。

競爭持續陷入膠著。

2021年3月,據晚點報道,原網易云音樂市場副總裁李茵已于2月離職,CEO朱一聞于2020年底被降級,丁磊已擔起網易云音樂CEO實際業務。

按現在的眼光回頭看,在網易云音樂出現管理危機的時間點,一些有利的因素,事實上已經在悄悄醞釀。2021年1月25日,市場監管總局已對騰訊2016年7月收購中國音樂集團股權涉嫌違法實施經營者集中進行立案調查。

調查期間,TME頻繁發生組織變動。長音頻業務加速,CEO換人,且進行了成立以來最大規模的組織架構升級。緊鑼密鼓的布局,似乎在準備著什么。

7月24日,市場監管總局對騰訊收購中國音樂集團股權一案作出行政處罰,責令騰訊及關聯公司30日內解除與上游版權方已達成的獨家協議。

這仿佛往一片沉寂太久的湖面投了一塊巨型石頭,一切都被攪動了。

8月31日,騰訊及TME聯合發布《關于放棄音樂版權獨家授權權利的聲明》。當日,丁磊在財報發布后的電話會議上表示對此非常期待,希望這是一個真心實意的、不含任何陽奉陰違的決定。

網易云音樂和TME接下來會如何糾纏下去?誰知道呢,這就像游戲還沒結束,卻突然又回到上一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