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菜“不美”!曾融資104億,如今收縮、裁員、撤城
2021-09-08 15:47 美菜 裁員

2美菜“不美”!曾融資104億,如今收縮、裁員、撤城

來源:獵云網(ID:ilieyun) 作者:蛋總 木子

近日,多名美菜網員工對獵云網表示,美菜網北京總部研發等技術部門、采購銷售等業務部門、財務等職能部門均面臨著近50%的裁員比例,裁員員工大部分為試用期階段,解聘一般給到3到10天的賠償金。

“上周四晚上8點HR通知面談,要求給3天緩沖時間找工作,然后讓我們自動離職,不同意后結束面談,第二天下午15點下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美菜網前員工李俊表示,被裁信息來得比較突然,HR面談時透露原因是“業績不佳”。

與此同時,美菜網部分城市服務已經關停,大區開始合并,業務進行收縮。員工透露,就在裁員前期,美菜網曾在7月末立項了第三方商家線上流程化解約的功能需求,并在裁員后開始了灰度測試,已經面向幾個城市開放。

“公司表示接下來會有大量的第三方商家解約,做完這個需求,負責三方的產研部門就沒什么人了,產品研發測試和相關的部門都進行了裁員。”李俊表示,產研部門老員工占比80%,但大部分也都被卷入了此次裁員潮。

對此,美菜網回應:美菜過去,現在和未來都會進行正常的組織調整與優化,不斷提高組織效能和專業能力,從而為客戶提供更好的服務和價值,同時,美菜所有的業務城市均在正常運營。

但從最新一輪融資距今已有三年來看,尚未盈利的美菜網或已陷入資金鏈短缺的泥沼之中。

融資暫停,美菜必須靠自己盈利生存

成立于2014年的美菜網,恰逢生鮮電商發展元年。作為一家定位于F2B模式的生鮮供應鏈企業,采取控貨自營模式,憑借自營模式解決了履約效率問題,成為餐飲B端的供應鏈頭部企業,深受資本青睞。

自營模式也意味著需要重度投入,通過資本源源不斷的資金注入,直至2018年,美菜網一路高歌猛進,共進行8輪融資,更在2018年10月,獲得由Tiger Global Management、高瓴資本投資的8億美元E+輪融資,總融資額累計超104億元。

來源:天眼查截圖

來源:天眼查截圖

然而,這一次過后,美菜網的融資進度就按下了暫停鍵。

前期的火熱直接造就了跑馬圈地的草莽,多家生鮮電商平臺不得不直面生存危機,資本開始意識到,燒錢換規模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一位接近美菜的人士告訴獵云網,美菜的困境也是整個行業的困境——核心就是資本退潮,必須要靠自己盈利去生存。除了這個外界因素,還有一個行業內因,就是針對非標品的生鮮品,沒有互聯網平臺企業找到盈利的模式。

起家于ToB業務的美菜網,從一開始走的就是重資產的自營模式,自建供應鏈、物流,正是讓資本最看重的實現盈利難上加難。

在融資斷檔后,前期重資產建設就成為難題,美菜網的資金鏈壓力自然不小。2019年,美菜網曾被傳出因融資失敗導致資金鏈吃緊,不久后,CEO劉傳軍承認美菜網還處于虧損狀態,但“2020年底實現盈利,并在2021年實現規?;?rdquo;的目標卻未曾兌現。

尤其是,2020 年疫情爆發,國內餐飲企業受到巨大沖擊,讓服務于 B 端的美菜網資金鏈遭遇嚴峻考驗。天眼查信息顯示,去年 1-2 月國內餐飲企業注銷時間超過 1.3 萬家,78% 的餐飲企業損失達 100% 以上。雖然目前餐飲企業整體正在恢復,但對近3年未融資又不盈利的美菜網來說,資金鏈的影響進一步加劇。

這都要求美菜必須做出改變。自今年2月開始,美菜開始由直營模式向平臺模式轉型,并在全國進行了相應調整。僅半年時間,美菜網就關停全國15個中心城市的倉庫、10個主要城市的業務,并且全面清退縣級代理商,相當于撤出了全國500個縣級市場。

而業務之外,美菜網多次被傳出IPO的消息。2020年7月,復星集團前CFO王燦加入美菜網,擔任CFO,這被外界視作美菜網上市的前奏。然而,王燦入職美菜網僅半年時間,便傳出了離職的消息。

上市未果,人員動蕩

今年5月,有媒體報道美菜網將赴美IPO,計劃籌資5億美元,決戰“生鮮電商第一股”,最終卻以叮咚買菜和每日優鮮生鮮雙雄上市而告終。7月,美菜網又被傳考慮赴港上市,美菜前員工表示,此次裁員或與上市數據優化相關,在融資無望之下,上市成為了美菜網解決生存問題的救命稻草。

“之前CEO覺得公司資金情況不錯,可以直接赴美上市,但后來上市計劃擱淺,公司后續想融資的時候,投資人卻不是很看好。此前公司向銀行貸款也沒有貸出來。”

美菜網前員工張勇表示,經歷了疫情沖擊,公司的業務走得并不順暢,到目前為止數據也基本只恢復到2019年疫情前的水平,想要進一步上漲很難。

“這個行業毛利不高,目前都是虧錢狀態,尤其是2B端的公司虧錢更為厲害。美菜網今年虧損率更高,供應鏈管理上也出現了問題。”

天眼查App顯示,今年5月5日,美菜網關聯公司財產被凍結超5700萬元。

根據唯捷(廈門)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與北京云杉世界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美菜網關聯公司)仲裁程序中的財產保全民事裁定書,申請人唯捷(廈門)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于2020年9月21日向北京仲裁委員會申請財產保全,請求查封、扣押或凍結被申請人北京云杉世界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價值約5716.59萬元的財產。

本案裁判結果為查封、扣押或者凍結被申請人北京云杉世界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價值約5716.59萬元的財產。立即開始執行。

張勇透露,雖然在2019年,美菜網從市場占有率和GMV數據來看已成為了2B端的生鮮電商龍頭企業,卻依然沒有找到特別合適的盈利方式。

此外,他表示,裁員前期,公司就經常調整組織架構,出現工作內容不統一、變動頻繁、高管之間溝通無法達成一致等問題,給人一種“混亂”的感覺。

“之前CEO定了一個項目,但在技術負責人這邊這個項目是無法通過的。在這種情況下,這個項目依然會推動下面人去進行,結果到最后技術負責人評審的時候才發現根本不會對項目去開發以及給到資源。”張勇坦言,就在其試用期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其部門負責的產品方向就已經變更了好幾次,領導換過三任,其中有的是換崗,有的則是外部招聘上任。

曾短暫發力C端業務

B端主營業務收縮,美菜網去年也嘗試開拓C端市場,發力“美家買菜”。

上述接近美菜人士認為,外界認為受疫情影響,美菜轉到C端市場,是誤解。美家買菜其實在疫情之前,從第一輪社區團購業務起來的時候,美菜就已經在孵化這項業務。“只是疫情期間,大家買不到菜,有大量的C端需求涌進來,美菜就順勢做了一些市場動作,進行引流。

“Toc和ToB整個邏輯完全不一樣,如果美菜就轉為TO C,我相信美菜早就死了。”

此外,在叮咚買菜等生鮮電商品牌的擠壓下,美家買菜的市占率并不高。去年12月底,有消息稱,美家買菜由于經營不善,或以不到2億美元賣給京東,該交易后經證實后并未完成。

有供貨商對獵云網表示,對于供應商來說,美菜等平臺只是作為一個分銷渠道,面向B端的主要方式還是走批發市場。“批發市場不僅倉儲人力等成本低,而且更多面向千人級的大企業,銷量更高。走平臺單筆交易量不大,而且還需要供貨商備倉庫來人工分揀、包裝,成本相對來說更高。”

在他看來,在供貨商精力有限的情況下,只會選擇固定的合作渠道進行分銷,美菜網作為其中的一個選擇面臨著同類平臺的競爭壓力,在優勢不突出的情況下,市場份額很難進一步擴大。

從融資、轉型、收縮業務等一系列動作來看,美菜網現階段困難重重。生鮮電商屬于高頻入口,背后牽動著龐大的用戶流量與平臺價值,但基于低毛利高損耗等問題,盈利成為一個難題。

對美菜網而言,除了市場競爭之外,重資產、重運營的模式帶來的高庫存與高貨損率高居不下,更是增加了風險與壓力。資本失寵后,上市也成難題,裁員或許是美菜的無奈之舉。

B2B餐飲供應鏈行業之困

不止是美菜,巨頭們也進展的不算順利。目前美團快驢業務正在進行收縮,餓了么的有菜更是在今年5月份進行關停。

這是一門市場廣闊的生意。從市場規模來看,2020年,我國餐飲業收入分別達到3.95萬億。按30%為食材來計算,中國餐飲供應鏈市場規??赡艹^萬億。

而美團、餓了么積累了大量商家,這也成為他們的“兵家必爭之地”。2015年8月,餓了么上線ToB業務“有菜”,定位于輕模式平臺,為菜場的商戶和購買食材的餐廳及用戶提供平臺,不做自營采購、分揀及配送。

隨后,美團也悄悄入局,上線快驢業務。不同于有菜的平臺模式,快驢最開始采用自營模式。

但有菜命運多舛,成立一年后,餓了么被曝全部裁撤”有菜”團隊。之后有菜APP運營就處于基本放棄的階段。雖然中間也有相關版本的更新,但是用戶反饋較差。

據悉,餓了么有菜運營半年后因產品類別稀少、服務費用較高等問題被部分餐飲外賣商戶棄用。絕大多數受訪商家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棄用“有菜”的主要原因是其平臺上所售商品的價格貴,不比同類型平臺和線下渠道有優勢。

2018年,美團在第三季度財報中首次提及快驢業務。美團表示,快驢作為美團在餐飲供應鏈方面持續開拓的業務本季度增長亮眼,其通過聚合商戶需求,最大程度縮短供應商到餐飲客戶的中間鏈條,為中小微企業的經營提供持續的改善和效率提升。在商戶端開展的一系列新業務帶來的增長,將成為美團未來的增長新引擎。

值得注意的是,不久之后,餓了么又宣布重啟“有菜”,彼時美團上市、餓了么并入阿里,二者的競爭也進入了新階段,這也被視為雙方在B端展開爭奪的信號。

受疫情影響,整個餐飲供應鏈企業都受到極大沖擊。今年5月,“有菜”宣布,由于業務調整,平臺將于5月20日正式停止運營,從5月10日起停止交易服務,不再支持產生新的訂單。

快驢也正轉向收縮。據晚點報道,快驢在近百個城市提供服務,目前預計暫停部分城市,僅保留一二線城市。

不過,區別于美團、餓了么,美菜是F2B模式,直接鏈接田間地頭和城市終端,劉傳軍也曾表示,美菜面臨最大的挑戰是農產品沒有實現大規模的標準化生產。

據晚點報道,一位快驢人士說,“快驢是屬于即使虧損也要做的業務,需要長期有耐心。”此外,2020年快驢交易額接近百億元。頭部創業公司美菜在400億元左右。若以萬億市場來計算,美菜嘗試7年后的滲透率只有4%。

在這條萬億市場賽道上,究竟誰能打造“中國版Sysco”,還有待企業們進一步去思考、探索。

* 文中李俊、張勇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