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推出付費云存儲,網友為什么罵?
2021-09-08 16:08 云存儲 微信 互聯網 聊天記錄存儲 付費

2微信推出付費云存儲,網友為什么罵?

來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作者:畢安娣

上周六,微信或將推出付費云存儲的消息沖上熱搜。有人歡迎,有人聳聳肩覺得沒必要,無法忽略的是,還有嘈雜的罵聲涌進了評論區。

9月4日,《中國日報》發布消息,稱獨家獲悉微信擬推出聊天記錄付費云存儲功能。這則消息提到,該業務可能采取按年付費的模式,蘋果端價格或在180元/年,安卓端則為130元/年。

有沒有必要推出這個功能、應不應該收費、價格合不合理成為了網友爭論的焦點。

作為一個擁有12.5億月活的國民級APP,微信早已是中國人必備的超級APP。工作、生活、學習等,都塞在這個綠色小島上,隨之,聊天記錄也累積得越來越多。此前,用戶靠本地存儲、截圖、利用其他云服務等方式備份,不同設備之間的遷移要靠PC端作媒介,萬一手機丟失或損壞沒來得及備份,就將面臨微信空白一片的窘境。

擁有151萬粉絲的微博博主@科技幻視是支持者之一,他稱“很多人還用的是128G的手機,小而美的微信動不動占用幾十個G,絕望”,在附上的手機截圖中,其微信占據內存44.17G,而游戲原神則只占用了11.4G。

也有不少用戶表示,自己早就養成了“電子斷舍離”的習慣,該刪的就刪,重要的就存著或者截圖,沒什么大不了,這個付費功能就算推出了也不會去購買。

而另一種聲音,則分外憤怒,他們大罵微信貪心,指責騰訊吃相難看,同時好奇這屬不屬于壟斷問題,并為自己的數據信息安全問題表示出強烈的擔憂。

不同的聲音開始彼此沖撞,在@新浪科技相關消息的微博評論區,有用戶指責反對的人是想“白嫖”,而后者則回嗆“有些人給資本跪著起不來了”。

因為一個尚未推出的功能,惹出一場網絡罵戰,除了微信,估計也沒誰了。

A

若要從嘈雜的罵聲中總結出幾個關鍵點來,倒不是難事,罵聲雖多,但相互雷同。

網友的“罵點”主要有三。

第一,微信將基礎功能收費,這屬于“不要臉”、“貪心”;第二,微信有其他功能被吐槽多次了不改,這屬于“有病”;第三,要不是迫不得已早就不用微信了,微信“壟斷”了我們的日常溝通還有恃無恐,這是“吃相難看”。

老實說,網友這樣吐槽,顯得過火和粗糲了。

比如頻繁有人提及的“基礎功能卻要收費”的觀點,在10年前大概勉強為真,但隨著信息越疊越多,如今為用戶在云端存儲聊天記錄,絕非所謂“基礎功能”。

以被頻繁提及的QQ為例,早在2007年,QQ就推出聊天記錄漫游功能,會員用戶可選擇永久漫游,不同會員等級有不同的漫游人數限制。后來,QQ又對普通會員用戶和超級會員用戶做了區分。到了2015年,永久漫游成歷史,QQ超級會員可享全體好友漫游2年的特權,而普通會員用戶只能漫游30天,非會員用戶的漫游時間則為7天,該做法一直沿用至今。

再看“免費”的,釘釘在手機端支持云端保存,有效期360天,早于期限的會被自動清理;而Soul則和微信一樣,只支持本地存儲,不支持導出或下載。

必須要指出的是,上述APP的用戶體量和微信相差甚遠,微信第二季度財報顯示其月活用戶12.5億,據第三方數據機構QuestMobile,釘釘今年7月的月活用戶數為1.66億,而Soul在今年一季度更新的招股書中顯示其月活用戶數僅為3320萬。

而面向C端用戶的付費云存儲服務,又是怎么收費的呢?

據蘋果官網,iCloud中國大陸地區定價標準為,50GB空間6元/月,200GB空間21元/月,2TB空間68元/月,分別對應年收費72元、252元、816元。百度網盤一次性年收費,會員2T空間96元(查詢時顯示此為優惠價,原價為120元),超級會員5T空間298元(顯示原價360元)。

由此可見,云存儲業務收費是正?,F象,免費才是特例。

B

還有一些網友開噴不是因為對聊天記錄存儲付費不滿,而是對沒法不用微信不滿。

“我可以不用微信,但我沒法讓我的領導同事家長們不用微信……”今年6月,豆瓣的著名產瓜小組“鵝組”,有人發帖討論《哪個APP可以替代微信》,想要逃離微信的人不在少數,他們開始覺得,用微信不是因為功能,而是因為所有人都在這里。

正如另一個評論所說:“我找不到哪個APP來讓50~60歲的親人重新熟悉。”

微信的功能并不總讓人滿意。今年1月,盡管多次打了預防針,在微信10周年之際推出的8.0版本,還是招惹了爭議。

新增狀態功能、由靜到動的表情、新增三個視覺化全屏表情(扔炸彈、放煙花、慶祝)、未完成文章扔后臺等,一次更新數個變化,是微信少見的大改版。

26

改版過后,微信QQ化、功能改變不實用等聲音接踵而至。人們一面抱怨微信變得臃腫,另一面不滿沒有增添他們需要的新功能。

嚴重壓縮圖片和視頻、定期清理文檔、無法發送超過100M的文件、越來越吃手機內存等,用戶吐槽用戶的,微信改版微信的。

這次“付費云存儲”的消息一出,同樣的吐槽再次沖到最前排。說到底,罵聲看似全部指向“付費云存儲”,其實更多地指向“連云存儲付費都做了,為什么不做XXX”。與其說是理性討論,更像是積壓的不滿情緒的一種宣泄。

換句話說,這些用戶對微信的“恨”就在那里,“付費云存儲”的消息成了一個集中火力點。

而點燃不滿情緒的火苗,卻還是那兩個字:付費。

C

付費二字,是中國互聯網產品和用戶的的集體痛點。

2012年,微信剛實現視頻聊天功能,微信公眾號也下那一年9月上線,同月,微信宣布注冊用戶突破2億。也是在那一年,國內用戶APP付費意愿低的問題凸顯了出來。

中國彼時成為了APP Store的第二大應用下載市場,占其全球下載總量的18%。然而,IOS市場中中國區收入只排到全球第八,中國平均每下載量收入僅有0.03美元,是美國用戶0.28美元的十分之一,甚至只有越南的一半。據媒體報道,當時可能有四成iPhone用戶都選擇了“越獄”。

經過漫長的磨合,國內用戶的app消費意愿逐漸上升,收入貢獻排名和下載量排名才慢慢匹配起來,2016年第四季度,蘋果軟件商店在中國市場的收入超過了20億美元,已經超過了美國、日本兩大市場。

現如今,用戶在app內付費意愿仍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間。據騰訊2020年第四季度財報顯示,其付費率上漲至9%。而一直被拿來對標的國外流媒體平臺Spotify在同年二季度的付費率是46%。

視頻平臺同樣尷尬,根據Questmobile2019年的數據,愛奇藝、騰訊視頻14日留存率為58.3%和57.5%,而Netflix不付費基本看不了,付費率可以近似看作100%。而愛優騰的會員價格僅為Netflix的約三分之一。在Netflix2021年第一季度能達到凈利潤17億美元時,愛優騰還在虧損中。

27

縱使會員價格低廉,用戶卻不愿購買,甚至因為一直更改權益內容,增加“超前點播”等操作,這會員費用戶都恨不得拿回來。

一方面是早年養成的免費沖浪的習慣需要時間更迭,另一方面用戶也并沒有和平臺建立信任關系,對平臺推出的付費服務,輕則抱怨“太坑”,重則指責“割韭菜”,一地雞毛。

過去,微信很少直接向C端用戶收費。付費表情包和付費公眾號文章,感覺都更像是從創作者端購買,而微信支付手續費,則相對分散,體驗上也偏“扣手續費”而不是付費買服務。

總而言之,只要平臺開始收費,肯定會招致網民鋪天蓋地的罵聲,公允來說,對微信推出付費云存儲服務這事,辱罵的網友只是少數,畢竟,誰都離不開微信,而免費的時代也早就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