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北大男生賣衣服:一年3個億,B站剛投了
2021-09-08 16:13 伯喜Bosie

295后北大男生賣衣服:一年3個億,B站剛投了

來源:投資界(ID:pedaily2012) 作者:周佳麗

B站,悄悄投了一家無性別服裝品牌。

投資界獲悉,伯喜(北京)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新增B站關聯公司上海嗶哩嗶哩科技有限公司為股東,持股比例為4.9%。透過天眼查,該公司經營著國貨潮流新品牌——伯喜Boise,身后浮現了五源資本、元生資本、金沙江創投、鐘鼎資本、真格基金、青山資本等十余家知名VC機構的身影。

令人意外的是,創始人是一位95后男生——劉光耀。高考成績位列山東省文科第二名,劉光耀考入了北京大學。2017年,正在清華大學攻讀碩士的劉光耀,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意外的決定——休學創業,做服裝品牌。同為95后的他,對新一代年輕人在服裝上的精神和情緒需求深有共鳴,于是在各大服飾品牌林立的紅海下把目光投向了“無性別”這個在中國尚處萌芽的地帶,伯喜Boise由此而來。

隨后,伯喜Boise一炮而紅,成為淘寶天貓男裝單月銷售額最快破千萬元的國貨新品牌,推出的小王子聯名款羽絨服在天貓10分鐘就賣到了近1萬件。2019年,伯喜Boise開始走到線下,至今已開出超25家門店,一年銷售額超3億元。無性別擊中Z世代,這背后是性別意識的一次次革新,亦是人類社會文明前進下愈發彰顯的自由獨立和兼容并包。

無性別,看似小眾的市場卻擁有了一大批Z世代擁躉。從服飾到美妝,一批無性別創業公司正在誕生。

95后北大學霸賣衣服,一年3個億,10分鐘搶空1萬件

這又是一個典型的學霸創業的故事。

出生于1995年,劉光耀從小到大就身披學霸光環,高考那年取得了山東省文科第二名,如愿考入北京大學,本科畢業后又順利進入清華大學攻讀金融碩士學位。拋開學業上的一路高光,劉光耀對穿搭美學也有著不同的想法,“我不僅僅看設計看款式,還蠻注重衣服的品牌感、文化內涵和一些附加的東西。”這也是大多數95后新人群消費的驅動力。

一個尷尬的景象擺在劉光耀面前:快時尚品牌勢必很難精準匹配15歲-30歲這波年輕人的個性化需求,而彰顯個性的設計師潮牌又在價格上不接地氣,“市場上少有品牌既能滿足年輕消費者個性化需求,又能讓他們消費得起”。創業的種子開始在這位95后年輕人心里萌芽。

但讓劉光耀毅然決定做“無性別”品牌創業的,是一次偶然的經歷。有一年暑假,劉光耀和堂姐誤穿了對方的衣服,穿著異性服裝的他們,卻并沒有感受到任何違和感。他突然意識到,原來衣服可以沒有所謂的性別劃分。“我們生活中有太多刻板的印象,有太多固化的標簽,有太多對于男性、女性,對于性別、性向的歧視和漠視。我們想從衣服這個產品入手,把‘去標簽化’的理念傳播開來。”劉光耀曾說。

經過大量深度的市場調研后,2017年7月,劉光耀正式休學,在杭州城鄉結合部的廠房里創立了伯喜Bosie——一個主打“無性別”的原創服飾品牌,瞄準的正是Z世代用戶。Bosie這個名字,說起來跟小黃車ofo創始人戴威還頗有些淵源。

戴威是劉光耀的師哥,倆人經常一起踢足球,關系十分緊密。最起初,劉光耀給自己的品牌起名為“Bosie & Lumos”。其中,Bosie是英國詩人奧斯卡·王爾德給他的一位同性情人起的昵稱,寓意是一個長得非常美的男子。但戴威認為這名字太長了,遂砍掉一半取前半部分,Bosie就這樣誕生了。

2018年5月,伯喜Bosie正式進駐天貓。在國際時尚品牌和淘品牌的雙重夾擊下,主打“無性別”的伯喜Bosie給消費者帶來了新的文化和視覺沖擊力并迅速走紅,是淘寶天貓男裝單月銷售額最快破千萬元的新品牌。

而真正打響伯喜Bosie名號的是那款與小王子聯名的羽絨服,曾在10分鐘賣到近1萬件,是店內妥妥的大爆款。至此之后,伯喜Bosie漸漸在年輕人群中塑造了自己的品牌影響力,2020年銷售額超過了3億元。

為何伯喜Bosie能爆紅?劉光耀將此總結為“天時地利人和”。把大膽的“無性別”概念瞄準95后、00后,也恰好遇上了中國年輕人審美升級、文化自信,國牌認可度提升的節點,這支由北大學霸掌門人打造的時尚年輕隊伍,打開了中國新服裝品牌的另一扇大門。

4年融資7輪:“至少有十幾次,我覺得公司要死了”

短短4年里,劉光耀至少有十幾次覺得公司就要撐不下去了。

一直以來,快時尚是VC最難投的品類之一,因此對于這個方向的創業者,投資人們都帶著更審慎的態度。創業初期,劉光耀曾在兩周內連續見了二三十個投資人,卻處處碰壁。他曾回憶,有時投資方會給一點希望并保持聯系,也不時會給一些信號,但最后卻沒有了下文,十分迷茫。

最困難的時候,戴威還曾投出100萬元,解了燃眉之急。同樣經歷過創業坎坷的戴威鼓勵他,不是因為看到希望而堅持,而是堅持才會看到希望。這句話一直支撐著劉光耀,終于在2018年初,伯喜Bosie完成了三家機構聯合投資的天使輪融資。

劉光耀打動青山資本創始人張野的正是那個關鍵詞,審美紅利。在他看來,做什么樣的產品,什么樣的企業,與其說是創始人或者管理者的選擇,不如說是審美向外的投射。好的審美勢必可以轉化為好的產品,再用專注執行的能力來把好的產品做出來。

期間,伯喜Bosie還經歷了一場生死危機。2019年初夏,伯喜Bosie因供應鏈端的薄弱,出現訂單交付問題,線上一下子積壓了七八千個訂單,一個月都沒法發貨。退款、投訴,負面評價從后臺涌上來,眼看著天貓店都有可能被封,劉光耀心急如焚:“產品設計這么好卻發不出貨,品牌都要被砸了。”在挨個給客戶發消息道歉和不停催促工廠趕單送貨后,才勉強度過危機。在這之后,劉光耀重點建設了供應鏈團隊,也加強了團隊對銷售旺季的前瞻意識。

與此同時,劉光耀也在反復思考伯喜Bosie的成長可能性。“如果只做線上品牌,就是賣貨跑流水,品牌沒有調性,消費者不會記住你。我們就成了一家不溫不火的淘寶店。”不甘只做平庸的淘品牌,伯喜Bosie在2019 年4月開出了第一家線下門店,這也成為這支新品牌發展歷程的一個重要轉折點。

這年末,鐘鼎資本的一行投資人來到位于鄭州丹尼斯大衛城的伯喜Bosie門店,讓他們詫異的是,雖然這家店的位置算不上最好,但門店裝潢新潮,服裝款式設計感也強,引來了不少年輕消費者進店消費。細打聽之下,這家門店在同層50多個品牌中業績位居第二。

在一番實地考察和調研后,鐘鼎資本很快決定出手,成為伯喜Bosie的A+輪機構投資人。天眼查APP顯示,成立至今4年來,伯喜Bosie還引入了包括元生資本、金沙江創投、五源資本等投資機構,累計完成7輪融資。

哪里年輕人多,哪里缺少“無性別”新服裝品牌,伯喜Bosie就去哪里?,F在伯喜Bosie已經在北京、上海、廣州、杭州、成都、長沙等消費熱門城市布局了26家門店,在獨特的空間設計下,門店面積也從100平升級到200平、400平、600平甚至到1000—2000平的超級門店。

(來源于bosie官網)

時至如今,即使已經成為當下新品牌中的一匹黑馬,但有關于“伯喜Bosie能活多久”的問題依然常常被外人問起。一如既往,劉光耀還是很喜歡問投資人一個問題:“你覺得我的公司會死在哪里?

于他而言,創業是一個永無止境的過程,且呈螺旋式的上升,通過與自己的對弈去不斷成長進步。這也孕育了伯喜Bosie的價值觀——居安思危、知錯就改。

我的衣服我做主:無性別席卷Z世代,下一個風口?

Z世代正在擁抱無性別穿搭。

一組數據也體現了時下無性別穿搭的流行。在新浪微博1.6萬人參與的“是否接受男女服裝通穿”的投票活動中,有超過1.1萬人表示支持?!冻绷魑幕l展白皮書》也表明,潮流男裝的近四成銷量由女性消費者貢獻,其中潮流衛衣、T恤及套裝是女性購買增速較高的男裝品類,女性潮流消費者更加強調個性解放。

穿衣不再受限于性別,這在95后一代年輕人中尤其凸顯。2021年《京東618 Z世代時尚潮流消費9大趨勢》報告顯示,“無性別穿搭正流行,時尚無邊界”成為趨勢之一。報告顯示,2021年以來,Z世代網購男女同款服飾成交額同比增長4.3倍,Oversized服飾成交額同比增長1.5倍,其中女性貢獻65%以上成交額,男性也愛花花,貢獻了88%花朵T恤的成交額。

主張自我和獨立,新一代對時尚的態度開始被看到,不管是走在最頂端的奢侈品牌,還是快時尚或新銳國貨品牌,都開始對“無性別”下手了。在國際奢侈品時尚圈,快時尚品牌Zara在官網上增加了“無性別”購物品類,CHANEL曾打造“CHANEL Pharrell”無性別膠囊系列,Gucci甚至曾推出“男士裙子”系列。。。。。。此外,備受年輕人喜愛的匡威也擁有了首個無性別服裝系列SHAPES,還有MUJI等等。

這股風也蔓延國內,江南布衣、UR等品牌們紛紛加入,同時也催生了一批新品牌的誕生,如FMACM、ADER error、Vetements、NOCAO、nicerice等,都是近年才出現的中國本土“無性別服裝”品牌。

“時尚本身不該有邊界和階層。只要解決了尺碼問題,好看好玩的設計應該是面向所有人的,不同的人適合不同的風格,但和性別沒關系。”劉光耀曾說,現在的年輕人不再想要平庸的設計、粗糙的質量,他們想要更屬于自己的服飾。

有業內人士分析認為,一個具體表現是,年輕人可能并不多重視“無性別”這個概念,恰恰相反,他們以忽略“無性別”標簽的方式購買無性別服飾,更吸引他們的是服飾本身的特點。這不僅僅是表面的女裝男穿或者男裝女穿,背后是無邊界主義,不拘泥于性別,最大限度地展現自我。

當消費者選擇無性別時尚,潛意識里或多或少都包含對自我的關注和對陳規的突破,是在尋找一種情感和精神的契合與共鳴。正如一位知名消費投資人所說的那樣:能夠與用戶產生共鳴的品質品牌、內容品牌、和精神品牌,才是真正的好品牌。